您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怒族非遗传承人:“再偏再穷也是家,弹起‘达比亚’改变它”

作者:  来源:怒江大峡谷网  更新时间:2020-09-11 11:19:02  打印此页

原标题:中国怒族非遗传承人:“再偏再穷也是家,弹起‘达比亚’改变它”

(中国减贫故事)中国怒族非遗传承人:“再偏再穷也是家,弹起‘达比亚’改变它”

题:中国怒族非遗传承人:“再偏再穷也是家,弹起‘达比亚’改变它”

作者 缪超

达比亚——怒族古老的四弦弹拨乐器。每当太阳沉入峡谷西侧,怒江上空布满繁星时,郁伍林就会弹奏达比亚,琴声伴随游客的舞步与欢笑,在怒江大峡谷间回荡。

郁伍林是怒族民歌“哦得得”(达比亚伴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云南省政协委员。8日晚,他接受中新社记者视频采访,回忆其二十多年出门与回家的经历。

1976年,郁伍林出生在中缅边境云南怒江州老姆登村。老姆登坐落于碧罗雪山半山腰,桀骜不驯的怒江,从它脚下流过,耕地、民居、教堂……举凡人类活动的痕迹,都“挂”在悬崖峭壁之上。

“我有一个哥哥、三个姐姐和两个妹妹。”郁伍林告诉记者,儿时,全家住木头棚子,漏雨透风。“五岁那年冬天,父亲劳累过度感冒发烧,由于缺医少药,没能熬过寒冬就去世了。”

“小时候没鞋穿,放牛和砍柴时,脚经常被扎得流血。”他回忆,最难熬是夏末秋初,作物青黄不接时就断粮,靠亲戚接济,吃上口玉米都是最好的。“不止我家贫困,整个老姆登都贫困。”

1996年,能歌善舞的郁伍林被选中到上海中华民族园代表怒族展示本民族文化。20岁,第一次离开老姆登,走出怒江大峡谷,他印象极为深刻,“我一直觉得天空就是条比峡谷粗的线,原来外面的天空是无边无际的,飞机、火车、轮船、高楼大厦……这些在书上学过的东西原来真的存在。”

在上海,凭借自小在爷爷身边学会的怒族歌舞与达比亚,郁伍林在中华民族园站稳脚跟。“园内设有数十个少数民族展示区,明显能感受到,怒族是其中最不为人知的民族。”

也就是在那里,郁伍林与同样来自怒江大峡谷的独龙族姑娘鲁冰花相识相恋,“我喜欢看她跳舞,她喜欢听我弹琴。”

两年后,郁伍林和鲁冰花结婚了,按照怒族小儿子娶妻就要在家赡养老人的传统,他不得不带着鲁冰花离开上海,辗转三千公里回到老姆登。

或许是郁伍林和鲁冰花在上海的展示让外界认知了怒族和独龙族,自那时起,不时会有背包旅行者徒步怒江峡谷造访老姆登。

“村里一有背包客,村民就会推荐到我家,因为我在外面工作过,懂得与外面人交流。”每有背包客在他家借宿,郁伍林会收拾出火塘边最温暖的位置给客人,热情地烹煮食物,免费招待。“客人给我家添了人气,对怒族来说是有福的事啊。”

有些背包客离开时,会偷偷把钱塞到枕头下或木头里。还有人劝他开一家民宿,在给更多游客提供方便的同时,也能改善生活条件。见过世面的郁伍林觉得客人说得有道理,决定试一试。

2001年,郁伍林建起了只有8张床位的石棉瓦房,取名“怒苏哩农家乐”。能歌善舞的他常在客栈向游客展示怒族文化,时间一长,竟成为客栈吸引游客最大的特色。

近些年,中国脱贫攻坚汇聚人力财力,努力改变包括怒江州在内的“三区三州”深度贫困面貌,怒江大峡谷内交通、电力、通信等各方面基础设施得到极大改善,为当地发展旅游创造了条件。越来越多的游客自驾车到怒江州探秘,老姆登在郁伍林的带领和示范下,相继建成超过20家客栈。

游客来了,火爆的不仅是客栈。茶叶、蘑菇、土鸡……没有经商传统的怒族,遂将山地资源商品化,从市场经济里获得溢价;达比亚、哦得得、阿怒仙女节……几近凋零的怒族文化又“活”了。

“旅游与文化密不可分。”在上海和老姆登摸爬滚打20多年,郁伍林渐渐明白,从古至今,生活在怒江大峡谷的多个少数民族,他们各具特色的民族传统文化构成了山水之外另一道靓丽的风景。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也是一个民族不断发展壮大的根源。”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郁伍林近年来悉心教授老姆登的孩子们怒族非遗技艺,“再偏再穷也是家,我们弹起‘达比亚’改变它。”